部分电子烟品牌已经在全国授权了上百家经销门店

  在疫情期间,各大行业都在面临洗牌。电子烟行业也在劫难逃。有入局的,有出局的。悦刻9.9,一次性腰斩零售价,福禄开始涉及做口罩。Zippo从去年开始,强势入局电子烟。给这个行业是增添了希望呢,还是让乱局更加复杂?面对线上禁售,线下乱局现象,电子烟何去何从。欢迎大家分享自己的观点。

  2019年11 月颁布的电子烟相关政策让国内市场瞬间降温——敦促电子烟生产、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;电商平台及时关闭店铺,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。俗称「电子烟禁令」。

  国内的电子烟网络销售禁令无疑切断了电子烟销售的主要渠道之一,相关数据显示,2019 年电子烟市场中接近 8 成的销售额在网上。由此也让原本沸腾的电子烟市场瞬间降温。

  反馈到资本市场中。IT 桔子(数据显示,2019 年 11 月至 2020 年 4 月之间,关于电子烟的创业和投资交易基本都销声匿迹,无论是新成立企业还是投资事件都鲜少发生。尤其在疫情期间,受到电子烟禁令及疫情无法复工复产影响,2020 年第一季度,电子烟市场更是未出现任何投资事件。

  进入第二季度,全国各地逐渐复工复产,一些电子烟品牌也逐渐开始考虑资本方面的运作。有电子烟品牌选择了委身于其他厂商——2020 年 7 月,火器电子烟正式完成了对华昶旗下 NOS 电子烟的收购,成为电子烟市场并购第一案;也有不少选择接受战略性投资,如JVE 非我电子烟在 2020 年初获得了前海彩时投资 1 亿元的战略投资;飞喜电子烟拿了鼎智通讯 5000 万的战略投资;VPO 微珀也完成新一轮战略融资。

  资本市场之外,一些电子烟厂商也在积极寻找其他自救方式——2020 年 4 月,电子烟品牌 YOOZ 发售的最新产品定价为 9.9 元,掀起了电子烟市场的价格战。后续有多个品牌相继降价,加入混战。有分析称,这一波「赔本赚吆喝」,是电子烟品牌是在自救,以清仓求回血。

  另外,下沉扩展销售渠道,利用社交媒体做传播卖货也是另一种自救。相关报道显示,2020 年春节后至 5 月左右,部分电子烟品牌已经在全国授权了上百家经销门店,线下销售网络覆盖了近八成二三四线城市。社交媒体上,电子烟代理商活跃在抖音、快手等渠道,在积极的「去库存」。

  但这种趋势的发展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,7 月 13 日,国家烟草专卖局召开电子烟市场专项检查行动部署电视电话会议,推动电子烟监管取得更大进展。据悉此次专项检查行动为期两个月。最主要的任务是对变相线上销售和自动售卖机等问题展开执法行动。很快,抖音快手上也不让带货电子烟了。

  除了线下已经布局的渠道之外,微商正成为电子烟品牌们眼中的重要渠道之一。

  微商本身有社群属性,他们手中拥有大量的客户资源,是与客户接触的一线人员,同时这群人也熟谙销售之道,对于销售电子烟来说未必不是优质渠道。

  但微商渠道销售电子烟也存在诸多问题——微商通常采用的是代理模式,不同级别的代理拿到货品的价格也不同,销售快量大的代理能够拿到「冰点」价格,用「冰点」价格销售电子烟,将会给本来就陷入价格战的电子烟市场带来更多的混乱。此前有媒体曾采访电子烟的渠道商,对方表示有商家正在通过微商的渠道销售电子烟,并且「价格只有官方建议价的三分之二,把市场做得很乱。」透露出代理商们对微商渠道的不满。

  但是当前,监管的口子再次缩紧,直播电商的路径已经被切断,微商销售电子烟还能坚持多久是个未知数。在监管注意到之前,如何处理好微商这个渠道,对电子烟品牌也是不小的挑战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electionxps.cn/dzydwh/6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