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 >

新闻动态
《伤逝》:经济独立,精神独立,爱才有所附依

类别:公司新闻   发布时间:2020-03-26 12:03  

为爱情找一处容身之所,将心安放在一个安全舒适的容器里,向外去追求理想的实现。家是一个堡垒,可以坚强,可以柔软;家能抵御风寒,也能包容懦弱与无助。

幸福存在于自身之内,而非自身之外。就整个人生来说,幸福最基本的要素无疑就在于人的构成和人的内在素质。因为内心的快乐抑或是痛苦,首先是个人的感情,意欲和思想的产物,而环境只是间接的对人产生影响。

“如果我能够,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,为子君,为自己。”涓生的悔恨和悲哀里,浸透了对一段逝去的爱的痛。

鲁迅在《伤逝》中,将一段爱情与婚姻的一生浓缩进了一年的时光里。而这一年,是爱情与生活的一地鸡毛碰撞至毁灭的一生。

子君与涓生交往半年后,在家庭的反对下,说出“我是我自己的,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!”

这样的决绝与坚定,是爱情在心中开出的花。当时涓生的灵魂被这句话震动了,目光被这朵花的绚烂射中。美好的希望迅速弥漫整个世界。

子君与涓生初在一起,去找寻住所时,有这样一段描述:“我觉得在路上时时遇到探索,讥笑,猥亵和轻蔑的眼光,一不小心,便使我的全身有些瑟缩,只得即刻提起我的骄傲和反抗来支持。她却是大无畏的,对于这些全不关心,只是镇静的缓缓前行。坦然如入无人之境。”

为了置办家具,子君卖掉了唯一的金戒指和耳环。相爱时,女人将爱情之外的一切都看做成身外之物,为了爱可以赴汤蹈火。

新婚伊始,“子君也逐日活泼起来。”那时,宁静而幸福。两人常常回忆当初冲破阻力确定爱情时的言语与神情。涓生记不全的子君会补充完整,她记得他们的所有言辞、深情与美好。

如果安宁与幸福可以凝固,那么就可以永恒。但时间在前行,人在一天天改变。没有什么是永恒的。

子君胖起来了,忙起来了。她忙于家务,无暇聊天、读书、散步。她日夜操劳,“终日汗流满面,短发都粘在脑额上;两只手又只是这样地粗糙起来。况且还要饲养阿随,饲油鸡,……都是非她不可的工作。”

涓生面临失业时感叹,“那么一个无畏的子君也变了色,尤其使我痛心;她近来似乎也较为怯弱了。”

“我真不料这样微细的小事情,竟会给坚决的,无畏的子君,以这么显著的变化。她近来实在变得很怯弱了,但也并不是今夜才开始的。”

量变到质变绝非一朝一夕,当爱情被推入生活的巨浪里,如果自己无力反抗求生,没有人能将你救起。所有的美好终会淹没在翻滚的浪涛里。

“子君的功业,仿佛就完全建立在这吃饭中。吃了筹钱,筹来吃饭,还要喂阿随,饲油鸡;她似乎将先前所知道的全都忘掉了,也不想到我的构思就常常为了这催促吃饭而打断。”

爱情华丽的外衣在一地鸡毛的生活泥潭中,不断撕破缝补,呈现在眼前的永远是破败与不堪,回不去的光鲜被遗弃在了记忆深处。甚至,都渐渐忘了去回忆。

爱,渐行渐远;心,渐行渐离。在生活中泥潭里,爱是如何遗失的,步入中年的夫妻应该深有感触。

一位结婚十几年的朋友描述她的婚姻状态:以前单位没事就想早早回到家里,而现在总想在单位里多待会儿,多做些事。晚上看着电扇一直对着他吹,而我不再担心他会感冒,不再像以前一样给他盖上薄毯,那种冷漠连自己都感到战栗。

“现在忍受着这生活压迫的苦痛,大半倒是为她,便是放掉阿随,也何尝不是如此。但子君的见识却似乎只是浅薄起来,竟至于连这一点也想不到了。”

不想回家,不再对对方有期待,不再有共同目标,也不再憧憬未来。这或许就是当下在婚姻里面临中年危机的一种普遍状态。

失败的爱情何尝不是这样,在婚姻的消磨里,眼睁睁看着爱从心的容器里一滴一滴流出,将腾出的空缺让位给寂寞或任它虚空。

我曾以为生命中最糟糕的事,就是孤独终老,其实不是。最糟糕的是与那些让你感到孤独的人一起终老。

从不怨不悔 走到心力交瘁爱是一场误会 痛是一种修为从互相安慰 到无言以对忍耐还是撤退 都一样可悲如果回忆 不在一瞬间枯萎我能体会 时间有泪……

爱情原本的美好最终消融在了时间的泪里,忍耐和撤退都一样可悲。我们不能将所有的改变归罪于时间,它只是一个外力。

我们结婚是为了用一种形式将一对一的亲密关系稳固下来。而真正的稳固并不是形式就能固定得了的,最终还是在于自己的心与相处的模式。

涓生或许知道,将“真实”说破,会将子君推向毁灭,但为了自救,他选择了自私。这也是小说开头忏悔的源头。

“我要明告她,但我还没有敢。当决心要说的时候,看见她孩子一般的眼色,就使我只得暂且改作勉强的欢容。但是这又即刻来冷嘲我,并使我失却了那冷漠的镇静。”他纠结过要不要告诉子君,自己不爱了,他们的爱情没了。

“她从此又开始了往事的温习和新的考验,逼我做出许多虚伪的温存的答案来,将温存示给她,虚伪的草稿便写在自己的心上。我的心渐被这些草稿填满了,常觉得难于呼吸。”

“”她所磨练的思想和豁达无畏的言论,到底也还是一个空虚,而对于这空虚却并未自觉。她早已什么书也不看,已不知道人的生活的第一着是求生,向着这求生的道路,是必须携手同行,或奋身孤往的了,倘使只知道捶着一个人的衣角,那便是虽战士也难于战斗,只得一同灭亡。”

“新的路的开辟,新的生活的再造,为的是免得一同灭亡。”涓生告诉子君真相,是为自己谋生路,避免一同灭亡。

小说最后,涓生说:我要向着新的生路跨进第一步去,我要将真实深深地藏在心的创伤中,默默地前行,用遗忘和说谎做我的前导……。

人,首先还是得生活着。生活必然离不开财米油盐酱醋茶。原谅我将“柴”换成了“财”,贫贱夫妻百事哀的源头就是“财”。

然后是精神独立。精神独立,才代表独一无二的你,才体现得出自身魅力。这是一个人价值的内在依附。

经济独立与精神独立,缺一不可,否则爱无法稳固地附着并生长。爱情与婚姻都需要在付出爱的同时,也要努力成为值得被爱的人。

作家严歌苓在她的一篇文章里说过这样一件事。她以前常常在家蓬头垢面地写作,丈夫下班回到家说,“我都怀疑我根本就没出门上班。”意思是回家没有新鲜感。严歌苓把这件事告诉了朋友,朋友说你这样对你老公是不公平的。于是讲了一通道理。朋友的话点醒了严歌苓。

之后,即使不出门她也会在丈夫回来前,穿上漂亮的衣服,画上精致的妆,桌上放一杯温度正好的咖啡,丈夫回来后,一起坐着聊聊天。

子君但凡有经济独立或精神独立其中一项,也不至于落得那样的下场。当一个女人将爱情看做人生的全部,并同时丧失经济独立与精神独立时,爱情就能轻易摧毁生命。

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罗子君在失去爱情与婚姻的庇护时,保持了精神的独立。在生活的历练中逐渐建立了经济独立,最终赢得了新的爱情。从《伤逝》中的子君到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的子君,展示了女性逐渐觉醒的过程。

鲁迅告诉我们:“爱情必须时时更新,生长,创造。”这是爱情的真理,也是治愈婚姻危机的良药。只有兼具经济独立与精神独立才能让爱情不断孕育出新生与希望。

没有共同目标的婚姻,是岌岌可危的。朋友小C说,他们平时都是AA制,各存各的钱。以前有大的花费会共同承担,而现在都各不干涉,互不参与。没有了爱的婚姻,就是搭伙过日子。无趣,却又只能这样耗着。

被自己爱的人爱着,是此生最暖心的幸福。别让爱在自己的自私和疏忽里一点点流逝。如果心里的爱被掏空,寂寞和空虚会心安理得入驻。家里有爱,才有温度,也才有幸福。

愿我们都能在婚姻中,成长为最有价值的自己,握紧每一个今天,为爱情注入新鲜与希望。而不是,伸出手抓住的只是光阴的灰烬。